卧底揭保健品会销黑幕:购买老人信息邀约旅游

2023-08-31 16:46 佚名
61

8月26日上午,房山六都某酒店保健品销售现场,销售负责人带着老人上台抢“单”。 台上“拿命令”的教授,其实是营销公司的组织者。 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卧底记者揭秘保健品销售黑幕:买老人信息邀其旅游,将保健品包装成“抗癌药”,卖出70%以上暴利

“公司回馈顾客,免费旅行。” 67岁的宋英(化名)接到“天上掉馅饼”的电话,跟随一家保健品公司来到房山六渡桥度假村。 两天下来,不少老人就花了1万元购买保健品。

但老人们不知道,电话邀请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 该保健品公司从网上购买老年人的信息,价格从20分钱到100元不等。 在北京回龙观的一处出租屋里,他们先以旅游的名义给老人打电话邀请老人,然后带着老人参加活动。 会卖。

之后,营销公司将接手。 组织旅行、听讲座、举办聚会、做实验、开药,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高价推销保健品。

用销售主管徐秋婷的话说,“这是一出戏”。

在保健品公司与营销公司的协议中,一款“抗癌”保健品的进货价格低至22%。 每售出一套,保健品公司可获得销售价格70%的分成。 据营销公司内部人士介绍,这款保健品三年来销售额达70亿元。

寻找“退休”客户

与宋英一起拨打六渡桥电话的李军(化名)在出行前一周接到了免费旅游邀请电话。

“叔叔您好,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们公司召开了四大新发明之一——酶多肽应用支持会。8月25日,我们将在六都风景区放假养生2天。您是公司领导批准的特邀嘉宾,您有时间参加吗?

在家退休的李军当然有空,但他有些疑惑,他们怎么知道他的电话号码? 还没来得及细想,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又向我发出了邀请,并承诺“专车接机,不收取任何费用”。 李俊想,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

李军并不知道,打电话的人正坐在回龙观的一间出租房里,和另外四五个人一起大规模“请客”。 这里,李军的信息被标注为“购买过保健品,意向客户”。

“一天有几百个电话,总有一些相信旅行的人。如果一次做不到,可以用其他名字邀请他们。” “保健品公司老板”王晓林说,给老人们送去了几件礼物,然后让健康专家检查了一下身体。 会受到诱惑。

王晓林并没有真正的公司,他也不怕老爷子的质问。 “我们先聊作业,然后慢慢切入,问问他用什么产品。” 产品显示,王晓林的“公司”曾多次变更名称,“中国科学院”、“农业科学院”、“同仁堂”、“石药集团”等都曾被他使用过。 旅游销售地也从北京周边发展到河北、天津等地。

6年来,王晓林购买了数万条老人信息。 他说,价格从20美分到100元不等。 信息中,老人的姓名、电话、得了什么病、买过什么产品,还有精确到门牌号的家庭住址,一目了然。

他还走过“弯路”,在QQ上购买了很多随机文件,但成功率并不高。 当然,也有“赚大钱”的时候。 他记得,有一次他花1000元买了10条信息,“他一定是个好顾客,预约后就能卖货”。 卖家没有骗他,半个月就向这10位顾客卖出了18万元的保健品。

现在,他从另一个朋友的公司接手了这些信息,并反复使用。 据他介绍,每个老顾客都可以多次开发,向他们推销不同的保健品。

为了提高效率,王晓林制定了演讲技巧,对员工进行了一个月的培训,并邀请老人出差参加会议。 讲话强调,要摸清老年人的经济实力和决策力,是否参加过其他养生活动,“至少是有养老金的优质客户”。

科普实验拼图

在这个行业工作了一段时间,王晓林结识了圈内的一家营销公司,也就是一家组织团伙向老年人高价推销保健品的公司。

汇众国际组织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六渡桥旅博会上销售的“富硒酵母β-葡聚糖”和“酶多肽”均由“汇众国际”组织公司提供。 王晓林只需要把人带过来,剩下的就由营销公司来接手。 参观、听讲座、开聚会、做实验、开药,都是为了在活动中推销保健品而精心策划的。

用销售主管徐秋婷的话说:“这是一场戏,每个人都要演好自己的角色,观众就是顾客。”

8月25日,在北京六都壹街度假酒店,一场名为“中国梦健康梦——酵素多肽北京家庭互助会”的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除宋英外,还有其他50多名老人应邀参加了会议。

“我国采用酶法技术合成的多肽,堪称世界**肽,欢迎医学博士陆浩泽。” 支援会上,工作人员隆重地介绍了这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

众所周知,工作人员提到的医生和教授在观众中还有另一个神秘的身份。

陆浩泽被称为“陆明陆先生”,他是本次活动的组织者,隶属于“汇众国际集团”。 8月22日,他在同一地点组织了另一场保健品销售活动——“全国慢病防治体系暨石药集团全国防癌抗癌动员会”。 两场展会分别销售“酶多肽”和“红羊神牌富硒酵母β-葡聚糖胶囊”保健品。

除了医学博士,陆浩泽还被冠以“酶肽实验室研究员”、“酶肽应用委员会副主任”等多重身份。

在陆浩泽的口中,“酶多肽”是神奇的。 什么“邹远东教授发明的酶多肽是我国新四大发明之一”,是如何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重视的。 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已提名邹远东为下一届诺贝尔奖获得者。 陆浩泽每次停顿,会场都会响起保健品公司员工的掌声。

实验第二天,气氛更加活跃。 陆浩泽带领工作人员现场进行“牛蛙实验”。 他们解剖了两只牛蛙并取出了心脏。 将其放入清水中,十分钟后心脏停止跳动; 药水里。

“50分钟!还在跳舞!” 陆浩泽欢呼起来,工作人员萧晨立即端着牛蛙心托盘冲上台,给老人家看。 小陈所到之处,围观的年轻人都惊呼:“叔叔、阿姨,太棒了,快看快看!还在跳舞呢!” 欢呼声伴随着现场一波又一波的纳粹游行。

打“科技牌”是常见的套路。 8月22日,该产品为“红阳神富硒酵母β-葡聚糖胶囊”,同样由汇众国际组织销售。

23日凌晨,参加会议的11名老人被安排进行尿检。 滴加测试试剂后,根据反应后的颜色与比色板进行比较。 结果显示,只有一名老人“可能没有癌细胞”。 被查出癌细胞的老人在平时的体检中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你有很多沉淀物,说明有很多内脏和癌细胞,需要密切关注。”讲师朱永林看了一位老人的尿液后得出结论。 这种说法在本次会议销售讲座中被频繁提及,“脏东西沿着你的血管流到大脑,脑梗塞,流到肺部,肺癌,流到乳房,乳腺癌……”

老人们都被吓坏了。 会议一结束,一些人立即购买了产品,而没有购买的老人则被请出了会场。

“会中会”培训,列出老人存款

参加会议的老人宋影并不知道,陆浩泽在晚间培训会上训斥了一名员工,“你一个没有退休工资的老人,怎么把她带来了?”

晚上9点左右,参加会议的老人都可以休息了,而此时,保健品公司员工的演讲培训才刚刚开始。

这是关键环节。 什么时候给导师拍照,什么时候给产品拍照,什么时候鼓掌,什么时候摇头叹息。 培训会上,员工们按照话术进行演练。 如何提取老人的退休前职位,是否有养老金,甚至储蓄金额,都有相应的技巧。

“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卖货。” 酶肽协会销售主管徐秋婷表示,饭后热闹的聚会也是为了“防止老人聊天影响销售”而准备的。

第二天,进行了“彩排”。 销售人员忽悠自己带来的老人,或者代替老人上台抢单,营造“能买到货就有福气”的感觉。 如果有老人坚决不买,销售人员会不断劝说,附近也会有人支持并暗暗打手势。

右旋糖酐每盒9980元,酶解多肽6980元。 在王晓林与汇众国际的协议中,右旋糖酐价格降22%至2794元,酶化多肽降2.5%至1745元。 除去每位老人270元的参与费保健品会销讲师讲稿,每卖出一套,他就能分得5000-7000元。 一位讲师表示,“近三年,酶肽销售额已达70亿元。”

王晓林还是不满意。 他感觉汇众国际的讲师们越来越不努力了,他带过来的老人也越来越难骗了。 他犹豫着是否要继续参加下个月的8次会议。

没有汇众国际,王晓林还能找到其他会议销售。 不同的是,参与者和组织者平分50-50,不包括参与费,这被认为是一种分配模式。

“如果你卖得越多,你就能得到更低的折扣。酶基肽我们得到了1.5%的折扣。” 在分配模式上,“全凭讲师的卖单,1万起,没有上限,顾客有多少就卖多少”。 讲师卖的价格更高,赚的钱更多,参与者和组织者赚的钱也更多。

王晓林介绍,现在的两日游俱乐部销售模式是由“311”改造而来。

所谓“311”,即**天开会免费送东西,结束当天交10元钱,东西就被收走; 1万元,分给八件、十件,并告知拿走第四天再还一万元。 第四天,人们就离开了。 一次会议结束后,数十万老人被卷走。

“那些东西根本不值钱​​,都是高仿、次品。” 王晓林知道这样做是欺诈性的、违法的,包括正在进行的两日游的销售。

另一家保健品公司老板黄贵(化名)辞职了。 “为了推销商品,指导员让一位中风的顾客停止吃药,只吃酶肽,结果半个月后中风复发,公司损失10万多元。”

销售背后

两场交易会售完后,60余名客户购买了44套酶肽和6套右旋糖酐,销售公司销售额超过40万元。

北京大学医学部官网显示,其教授名单中并没有陆浩泽的名字。 陆浩泽所在的“汇众国际”由广州市中建贸易有限公司和广州市通建贸易有限公司组成。

工商信息显示保健品会销讲师讲稿,两家公司于同一天注册,注册地点仅隔一条马路。 其中,名称为“广州同建贸易有限公司” 出现在右旋糖酐药瓶上。

这款打着“石药集团”旗号的保健品据称得到了宋庆龄彩虹基金会的支持。 该基金会负责人对此予以否认,称其从未与“石药集团”有过合作。

事实上,“威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该产品所属非石药集团子公司。 其保健功能是增强免疫力,与预防癌症没有直接关系。 仁安医院肿瘤科医生表示,长者癌症筛查一般涉及复杂的程序,例如检测血液和血清肿瘤标志物。 “仅靠比色来判断是否含有癌细胞,并不能检验其可靠性。”

在右旋糖酐会议上为老人提供诊疗的朱永林多次私下被陆浩泽质疑,“他能不能进行诊疗,别劝老人走”。

另一种酶肽的发明人邹远东,在武汉生物工程研究所的官方网站上找不到他的名字。 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尚无涉及酶肽——“三九牌调脂康口服液”科技转化的已请求专利。 此外,诺贝尔奖提名需要保密五十年,而且根本不会有家族支持会议。

这种在保健品销售人员口中号称“能治百病”的神药,甚至还被上传到某电商网站,并以每盒330元的价格出售( 10 根),并且可以一半出售,一半免费。 然而,现场标价却高达6980元/120支。 同时,记者注意到,该口服液的批准文号不是药品,而是保健食品。

对于牛蛙心脏实验,南昌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林刚老师解释说,如果牛蛙心脏还活着,放在干净的水中,它很快就会死亡。 如果放入生理盐水中,至少可以跳动三个小时。 这个实验并不能解释保健品的作用。

那些在会上声称现场试药后疼痛立即消失的老人,并不是遇到了“神药”。 王晓林说,敢在现场试药的老人都是托儿。 这个很简单,让这些老人免费出行就可以了。

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血管内科医师敏英认为,如果服药后疼痛立即消失,说明口服液中可能含有激素或兴奋剂。

然而,欺骗行为仍将继续上演。 未来两天,新款保健品将在河北怀来市销售,等待前来参加免费参观的老人。

招商策划招商外包服务 www.zhaoshangg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