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主任谢会生:谋定而后动

2023-08-28 08:37 佚名
59

2022年,疫情之下,逆势而上,我们将北京来福士广场整个顶层办公室搬迁,并增设西安、广州办事处……北京思略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思略”)非常坚定地按照自己的节奏、按计划行走。 启动规模化,就像十几年前按照战略积蓄力量一样,按照自己的历史节奏行走,战略家感到很踏实。

思略所是一家主要为客户提供高端商事法律服务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 以“打造最专业的律师事务所,成为最受尊敬的律师”为愿景,战略遍及资本市场纠纷解决与风险防范、金融合规与区块链纠纷解决、域名与数字资产管理等多个法律领域,等,特别是在资本市场纠纷解决方面,已形成较为明显的品牌优势。

自6月份鲁信出版社“V产品计划”启动以来,《中国律师事务所优秀品牌发展报告(2022)》系列调查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鲁信V品客厅”迎来了**之道直播的第二十九位重量级嘉宾,思略律师事务所主任谢慧生、律信机构创始人兼CEO王凤梅解读了“战略”做出决定后的发展逻辑、律师事务所的管理方法和品牌之路。

谢谢

会议

出生

思略律师事务所主任。 北京大学法学硕士、清华大学EMBA、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金融证券专业委员会委员、2012年至2014年北京市优秀律师、海南国际仲裁院仲裁员、北海国际仲裁院仲裁员、会员中国民主建国会。 1999年开始从事律师工作,办理过多起重大、复杂的民商事诉讼案件、刑事辩护案件、跨学科民刑事案件。 在诉讼理论和诉讼策略方面有深入的研究和丰富的经验。

▲绿信机构创始人兼CEO王凤梅与思略律师事务所主任谢慧生对话

以下为对话内容

王凤梅

问:策略所近两年的快速发展成果是有目共睹的。 2005年制定的战略,在实力雄厚的高端商事法律服务市场实现了逆势增长,并启动了适度规模战略。 请问“战略”这个名字背后的计划是什么?

谢惠生

答:我先讲一下为什么命名为“战略”以及这个名称背后的“战略”。 事实上,对于新兴律师事务所来说,很多好听的名字已经被大家先用了,所以取名字就比较困难。

一开始,我在为律师事务所命名时,主要考虑了三个因素:**,名称本身应该是一个单词的组合,而不是两个或几个不相关且较好的单词的组合。 第二,词语要简单易懂,大家一看就知道; 第三,这个词应该与行业相关。 法律行业作为专业服务行业,同样讲究勤勉敬业。 在我看来,律师可以比作历史上的“辅导员”。 事实上,他也在为客户提供建议。 他必须具有战略眼光并且受过良好的教育。 因此,基于以上三个因素,我们选择了“策略”二字。 相信大家也都觉得这个词简单明了,好记。

说到战略发展的基石,我个人主张“做事一般不求速度,但求稳定”。 2011年,我30岁出头的时候,我和一群比我年轻20多岁的律师创办了思略律师事务所。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律师事务所的业务已经逐渐成熟,很多小合伙人也可以独立了。 此外,近年来该战略还吸引了一批优秀律师的加盟,进一步增强了我们的发展信心。 目前,红圈所和老牌大所在高端商事法律服务市场的并购、上市业务方面优势明显。 我们的竞争优势其实很不明显。 作为一家年轻的新律所,Strategies选择在资本市场争议解决领域有所突破; 多年来,思略在该业务上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赢得了众多优质客户。 发达。

王凤梅

问:谢主任在国内也办理过很多知名案件,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谢主任主办的“中国负面上市**案”、“**案股东滥用职权案”等案件。上市公司股东权利纠纷”等案件; 许多法律条款已被熟读。 创办思略特后,谢主任也将这种**的专业精神带到了律所。 策略所连续三年出版《中国上市公司诉讼蓝皮书》系列专着。 《蓝皮书》对上市公司案例的量化洞察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您认为策略所的优势领域和专业特色如何?

谢惠生

A:很多时候,往往是你走过的路,引导你走到现在的位置。 可以说,机缘巧合之下,我在2007年办理了一件比较经典的业务,就是所谓的“负面清单**案”。 战略性地做了这个业务之后,我觉得资本市场既有非诉讼业务,也有传统的诉讼业务; 资本市场业务本身并非深不可测、高不可攀。 了解后,这是一个常规的、传统的生意。

策略这些年做资本市场业务其实是客户定位,不是专业定位,也不是行业定位。 我们的主要客户是上市公司和一些金融机构。 比如我们一些发展完善的特色业务,还有数据合规、区块链、互联网域名等,都是战略客户所需要的服务。 当然,战略业务还涵盖客户企业的刑事合规、常年法律顾问、劳动关系等,甚至涉及为企业主、高管提供婚姻家庭、财富传承等方面的法律服务。

王凤梅

问:近年来,我们更加深刻地意识到科技等新兴领域的不断崛起。 刚才您提到战略领域的很多律师都是80、90年代出生的,年轻的律师对新兴行业更加敏感。 涉及的策略 您个人如何看待未来的产业变化以及相应的法律要求变化? 有什么样的提前规划和布局?

谢惠生

答:律师事务所未来应该重点关注的新兴领域,我理解一是重点关注新兴法律服务领域,二是重点关注新兴产业。 在新兴法律服务领域,这两年大家更加关注数据合规业务。 Strategy 在数据合规性方面投入了更多资金。 本所15名律师参加了数据合规相关培训并通过考试,获得“数据保护官”和“信息安全官”双认证。 我们在数据合规业务方面做了大量的宣传,赢得了很多客户。 此外,在区块链业务上,Strategies拥有“链法团队”,经常就区块链领域的重大事件撰写专业文章并积极发声。 该战略还密切关注新兴产业动态,紧跟客户业务发展,深耕专业。 我们有几个与我们密切合作的新能源公司大客户。 近年来,Strategies也积极拓展新能源领域的业务。

王凤梅

问:专业品质的服务离不开高端人才。 战略研究院的人才标准是什么? 外部引进、内部培养、留住人才的机制是怎样的?

谢惠生

答:策略在人才招聘过程中,我们并没有因为需要在某个专业领域拓展而刻意引进某个领域的人才,而是采取了“海纳百川、唯才”的方法。 一个人才来了之后,他属于什么专业领域,他就做什么。 这是我们在人才引进方面的特色。

在人才建设和留住方面,思略律师事务所主要依靠较强的品牌推广团队和业务研究团队。 对于需要拓展市场的人才和团队,公司会在品牌建设方面提供更多支持和优惠,比如帮助其发表文章、内外分享、强化业务标签、开展媒体报道和宣传等。

北京一统木业集团有限公司招聘_一统理念(北京)品牌策划有限公司_北京策划公司

王凤梅

问:我们看到,近两年来,该战略吸引了多位有影响力的专业人士加入,比如黄晓导演。 随着科学管理的逐步深入,战略所现在的管理架构与以前有什么区别?

谢惠生

A:我们经营了这么多年的战略管理模式,正在逐渐得到大家的认可; 我也愿意非常坦诚地与大家分享战略运营和管理模式。

战略模式可以简单概括为“一个中心、一批精英、专业服务团队执行、数字化保障”。 作为战略的创始人,我拥有绝对的控股权,“一个中心”可以理解为我在公司的最终决策权。 当然,我也清楚地知道,我个人还有很多缺点、缺点和不足。 在战略发展过程中,一方面注重培养具有管理能力的律师,另一方面也引进了多名具有管理能力的律师,“一群精英”共同管理律师事务所。

比如你刚才提到的黄晓博士,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的知识产权博士。 早在1993年就取得了律师执业证书; 历任市委常委、副市长。 可以说,无论是在法律知识、法律修养还是管理能力上,他都有着非常深厚的积累和能力。 因此,当他选择战略时,我们非常尊重地聘请他担任管理委员会主席。

此外,战略执行委员会和监事会的成员以80后和个别90后青年才俊为主,是非常优秀的青年律师的代表。 总体而言,研究院已形成集思广益、精英联合管理的模式。 这也保证了战略律所重大决策的民主性。

“专业服务团队执行”是指事务所的大部分具体日常事务由事务所付费的专业服务团队执行。 这让我们的合伙人和律师能够腾出主要时间和精力,更加专注于业务和客户维护。

“数字化保障”是指战略制定的内部数字化系统。 该系统已于元旦正式上线。 它的功能非常强大,可以使律师事务所的财务管理和业务管理变得透明。 我相信律师和同事们都很关心业务收入。 因此,在开发数字系统的功能时,我对研发人员说:“涉及资金的功能应该像银行的App一样清晰,让大家打开系统,就可以看到自己什么时候收到了多少钱”。钱,什么时候付了多少钱,账户里有多少余额。” 我们的数字系统还配备了一些法律工具,我们将根据您的日常使用反馈不断进行升级。

王凤梅

问:“一体化”在不同的人眼里有不同的解释,“一体化”也是未来规模化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保障。 该战略在“一体化”建设上有哪些举措?

谢惠生

答:关于“一体化”的问题,确实每个律师事务所在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理解。 现阶段,战略对“整合”的理解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律师事务所重要规章制度的整合。 无论是总公司还是分公司,重要的规章制度都应该保持一致。 例如案件受理制度、利益冲突解决制度等。

二是服务标准一体化。 由于地域不同,律师和委托人的标准不同,在实施过程中,服务可能会受到客观条件的影响,可能会有所折扣,但我们总部和分所的服务尽量追求统一的服务标准。

三是文化理念的融合。 经过多年的战略发展一统理念(北京)品牌策划有限公司,我们对自己的文化理念进行了很多思考,形成了战略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 我的理解是,文化理念需要真正落地,而不仅仅是粉饰门面。 比如招聘律师,无论是总所还是分所,我告诉大家不该招聘的人——不要招聘讲关系的人;不要招聘那些不该招聘的人。 不聘请吹牛、无界限的律师; 好律师,不要聘请他们。 总体而言,我们需要通过文化理念的强力落实,将战略打造成为精英律师共同努力的优质平台。

此外,金融一体化也非常重要。 资金融通并不是说我们把钱放在一起,一起用。 事实上,战略各分支的财务核算是独立的。 但是,我们把资金集中在一起,然后根据各个分公司的特点和特点,由总部调拨资金。 事实上,财务一体化也是分公司在总行管理中落实总行管理要求的一种约束机制和管理手段。 在数字系统上线前,我们要求总行财务部必须在工作日4小时内拨付分行提出的资金。 数字化系统建立后,财务人员可以像银行响应客户一样,以更高效的服务响应客户。

现在很多同事对于“总分一体化”更加关心。 他们一方面关心自由度,另一方面关心资金到达总行后,总部能否及时调拨资金。 面对这些担忧,目前的策略是所有企业高比例参与投资或100%直接投资。 分公司的合伙人可以先以非投资合伙人的身份加入,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再决定是否投资,这也加深了彼此的信任。

王凤梅

问:战略提出“适度规模”。 我们看到,2020年以后,战略办事处的开设速度明显加快,海口、郑州、西宁、乌鲁木齐、太原办事处已设立,战略广州办事处正在审批中。 那么,如何为您的战略定位“适当的规模”呢?

谢惠生

答:我理解的策略适度规模应该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速度”,二是“舒适”。 2021年到现在,战略正在加速推进,我们的员工规模增加了一倍多。 战略管理层的目标是在未来四到五年内每年实现双倍增长。 到今年年底,我们总部的员工总数将达到350人左右,明年我们的总部可能会达到700-1000人左右。

但在快速的增长速度下,我们不得不考虑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律师事务所本身能否吸收我们的发展速度? 如果因为发展太快而引发事故,那是绝对不可取的; 如果发展速度本身给律师事务所带来很多风险,也是不可取的。 所以我经常告诉大家,不仅要有速度,还要讲究“适度”。 不要因为速度而给我们的管理层带来很大的压力。

在我看来,律师事务所规模化发展的方向是行业非常明确的发展趋势。 在目前的行业形势下,数百人、数千人、甚至数万人的大企业,或者十人以下的精品小企业,在保持中等规模的同时,更容易生存和发展,管理成本也较低。 50-100人的公司规模其实是最难的。

关于战略未来规模的目标,我对人员数量没有明确的目标。 未来战略 预计实现5000名律师的目标。 届时,律师事务所的影响力、人才集聚效益、客户服务能力将更加强大。 达到这个规模之后,就像一场马拉松。 如果还能跑,我们就继续向前跑;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该慢下来,那么我们自然就会停下来。

王凤梅

问:从国家地理布局来看,明显是“重北轻南”的战略。 在内蒙古设有两家分公司,江南地区仅设立南京、海口两家分公司。 我相信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 法律出版社期待战略办公室落户上海的那一天。 请谢局长给我们剧透一下南方乃至全球的战略布局?

谢惠生

A:王先生非常仔细地观察了我们分行的布局。 事实上,战略的组织布局首先是根据客户的需求来确定的。 我们在内蒙古、包头、西宁等地有比较好的客户群和合适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很早就在这些地方开设了分公司。 同事们常戏称,该战略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 然而,开设分公司往往是一种机会。 我们并没有刻意追求在哪里开设分公司。

近期,战略布局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调整。 我们上个月启动了广州分公司的建设,预计一月份左右就能完成手续。 也请大家期待和关注我们如何“进城”(笑)。 最近我们也开始考察,计划明年在上海、深圳设立分公司。

说到国际化,确实是我们正在考虑走向国际化,满足客户需求的一个计划。 我们的客户目前正在积极拓展新加坡、越南和马来西亚的市场。 为了服务好客户,未来1-2年我们还必须进行国际化布局。

王凤梅

一统理念(北京)品牌策划有限公司_北京策划公司_北京一统木业集团有限公司招聘

问:当谈到“机会”和“个性”的话题时,很多导演也提到很难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 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价值观也很难适应。 在与谢主任的交谈中,我们可以感觉到谢主任是一个非常温柔儒雅的人。 刚才您也谈到了“做事一般不求速度”的原则。 在你看来,你的性格和缓慢的风格很重要,在与每个人打交道时是否更加宽容和更有优势?

谢惠生

A:其实有时候我的外表和内心是有很大差别的(笑)。 从做事的角度来说,我确实可以做到“不着急”,愿意花五岁、十岁、二十岁、甚至一生去做一件事。 也许这也是我小时候的成长和生活环境决定了我的性格。

当我**次从事法律工作时,我能够从头到尾记住许多法律。 我也是这样做的。 比如,作为一家律师事务所,如果能在十年内发展起来,算不算成功? 如果二十年能开发出来,算不算成功? 但事实上,很多人都太着急了,花了十年、二十年的时间,都没有发展出这家律师事务所。

我们的业务也是如此。 如果我们在某个领域用五年、十年的时间精耕细作,一定会在这个领域产生影响。 可惜很多人今天这样做,明天又这样做,后天又变了。 它们从来没有自己的特点和特色,顾客很难接受。 所以,有时候性格特质也决定了我们的发展道路。

其实我的心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温柔。 有时候,我比较耿直,偶尔也会暴躁,这可能是大家都有点接受不了的。 因此,我也在努力纠正自己,尽可能保持一致。

王凤梅

问:近年来,Strategies的品牌形象给业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谢总监能否谈谈Strategies当前和未来的品牌定位?

谢惠生

A:品牌的影响力可能暂时看不出来,但其影响力之大是难以想象的。 事实上,在品牌战略方面,毛主席做得很好。 “打土豪、分田地”简单的一句话,立即激发了老百姓的革命热情。

该策略在品牌定位和口号方面也考虑了宣传,希望能够容易被接受。 为此,我们体现“取胜、可靠、为客户创造价值”的服务理念。 “赢得战斗”当然并不意味着你就能绝对赢得战斗。 如果你说你绝对能赢得这场战斗,那一定是谎言。 当然,作为一家专注于争议解决和争议解决的律师事务所,我们必须不遗余力地帮助客户在法律的基础上实现其目标。

“可靠”实际上就是可靠的意思。 “可靠”是对一个人的基本素质要求。 现在的社会发展很快,我们经常会看到很多不靠谱的人和事。 因此,我们必须强调一定要“靠谱”,特别是要对客户忠诚,不能有二心。

此外,该战略还提出了“打造最专业的律师事务所,成为最受尊敬的律师”的愿景。 我们尽量简化品牌推广,形成能够被客户接受、被同行认可的品牌理念。

王凤梅

问:中国目前有60万名律师,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 您刚才谈到了战略的大规模发展目标。 面对中国律师事务所未来发展的两极分化趋势,您认为千人左右规模的律师事务所会有很多发展机会吗?

谢惠生

答:目前很难说律师事务所应该发展到什么规模,这个问题也很难有准确的答案。 我们只能用实践来验证。

这些年,除了做生意,我还有广泛的阅读兴趣。 我喜欢研究历史,从历史中学习组织发展的动力。 就像我们中华五千年文明一样,周朝建立之后,分封了很多诸侯国。 早期的分封制度不仅帮助周天子控制了广阔的地区,而且调动了诸侯的积极性。 然而这种模式发展到后期,却导致了诸侯之间的混战,最终导致周天子被掏空。 秦统一中国后,废除了封建诸侯制度,实行郡县制。 郡县制带来的强有力的管控,包括集中力量办长城等大事的优势,都是秦始皇大一统带来的好处。 但秦缺乏管理统一国家的经验,在文化和舆论上没有做出改变一统理念(北京)品牌策划有限公司,导致了“秦二世”的灭亡。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模型是错误的。 汉代以后,基本沿袭秦代的县制。

从历史发展趋势和经验来看,我个人认为类似这种“统一集权县制”模式的律师事务所未来将是最有生命力的。 在这种模式下,总所和总部对分所具有较强的粘性,能够促进律师事务所的真正发展。

王凤梅

问:许多海外研究机构定期发布对中国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的评价评级。 您如何看待这些机构的评价标准? 您认为优秀律师事务所和优秀律师的标准是什么?

谢惠生

答:关于这个问题,如果我说出我的真实观点,可能会得罪我的同行和评级机构; 但如果我不说出我的真实观点,那就不是我了(笑)。

首先,我认为律师的能力和声誉应该由委托人、同行,尤其是委托人来评价。

其次,我们行业的评级优秀律师确实有很多,但难免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 一些法律服务机构对行业特别是国内数万家律师事务所和数十万律师的了解不深,很难说他们的评价是客观、全面的。

第三,为什么这些机构将律师评为一等、二等、三等、四等? 作为一名优秀的律师,被评为第二、第三、第四是什么感觉? 因此,我自己没有参加过任何榜单排名,也不鼓励研究所的同事参加。 当然,人们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 如果有的律师认为通过这份榜单,可以给自己一些分量,给自己更多展示才华的机会。 我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

关于一个好律师的标准,我理解可能有两个关键点:**,你必须能够真正帮助客户解决问题;第二,你必须能够真正帮助客户解决问题。 其次,你必须对你的客户忠诚。 如果不能真正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光有一颗忠诚的心,小事客户可以托付,但一旦涉及到大事,就不能托付了。 但如果存有获取不正当利益之心,则可能会给客户带来更大的伤害。

我认为一个好的律师事务所更多的是一个平台,很多好的律师应该聚集在这个平台上; 一个好的律师事务所必须善于塑造和造就优秀的律师。 我想,战略提出的“打造最专业的律师事务所,成为最受尊敬的律师”的愿景也与这个理念不谋而合。

王凤梅

非常感谢谢主任今天给我们分享了战略发展规划以及发展过程中的一些想法。 首先,谢导展现了**专业的“工匠精神”。 专业是职业发展的基础。 其次,谢主任还给我们分享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做事方式,那就是“慢慢做事”,踏踏实实做事、做好事。 凡事欲速则不达,必须把握“速度”与“舒适”的平衡。 这不仅仅是经验,更是智慧! Finally, Director Xie thought about the country's development model from history, providing historical reference for law firm governance. In fact, both history and reality tell us that even in an environment of uncertainty, we can still stick to the values ​​we believe in, do our best in the field we are good at, become a respected professional lawyer, and slowly build Respected law firm.

More exciting content is included in the new book "The Way of Chinese Law Firm Brand Excellence" (tentative draft) to be released by Luxin Press.

结尾

招商策划招商外包服务 www.zhaoshangge.cn